世界顶尖大学为何如此看重领导力?

 

www.hrbdb.com 老虎机注册首存1元送18

4000-333-541

文/ TARA ISABELLA BURTON 牛津大学克拉伦登奖金获得者(Clarendon Scholar) 目前正在牛津大学三一学院攻读神学与文学(theology and literature)方向博士

译/佚名  原文刊载于美国《大西洋月刊》

2月初,70多万名学生向美国大学提交了入学申请。他们出示成绩单和SAT分数,附带体育或艺术特长以及几乎千篇一律的优良品质证明。这些品质包括,如哈佛大学申请网站所言,“成熟、有个性、领导力、自信、热情、幽默感、活力、关心他人及在压力下从容不迫”。

为什么美国大学对领导才能如此感兴趣?哈佛大学申请网站上,领导力排第三,耶鲁大学也是如此。前耶鲁大学校长金曼·布鲁斯特说过:“我们必须作出预判,在耶鲁的帮助下,哪些学生最终可能成为某个领域的领袖。”

加州拉由拉主教学校的咨询主任埃米·哈沃德说,单是领导才能本身很少决定申请成败。但她表示,“一个有领导才能的申请者可在竞争群体中脱颖而出,一个当学生组织领导的学生,有别于只会回家做作业的学生。领导才能可以预示,该学生可能对大学的影响,以及一旦他们毕业可产生的潜在影响。”

但是,动辄使用领导力的说法值得商榷。一个默认的理论是,领导力和“成熟”或“关心他人”等品质一样,是必不可少的。成为一个象棋俱乐部的“贡献者”,只能算是一般;相比之下,担任该俱乐部的主席,就展示了某种无形的优点。

但这种观念很难说有普世意义。毕竟,成为一个天生的领导者,意味着回避其他潜在的角色,比如“天生的追随者”“天生的团队合作者”“天生的独行侠”。在其他文化背景下,这些品质可能被视作更加优秀。《超越美国模式》一书作者刘澜曾在《哈佛商业评论》中说:“领导力属于特定文化。不幸的是,这个主题被追求普世领导力模式的美国偏见给遮蔽了。”

前塔夫茨大学艺术与科学学院院长罗伯特·斯腾伯格在《21世纪的大学招生》一书中倡导的体系具有典型的美国特征。他的观点是,录取到名牌学院的学生,不是好学者,也不是好工人,而是那些在自己的领域成为先驱,能管理那些做不到如此的人。

相比之下,在我的英国母校牛津大学,理想的学生不是领导者,而是“孤独的狼”,这一点在大学期间处处得到强化。教学采取的是一对一的形式。招生过程包括与未来的导师模拟讲课。对学生的评估完全是根据其独立研究的能力。看重的不是我对世界作什么贡献,甚至也不是我对大学生活或我的同学作什么贡献。相反,这里强调个人的研究质量,以及在个人获得博士学位的过程中,对自己那个小小的、有些深奥的领域作的贡献。

就此指责美国的一些名牌大学反智,不免勉强。大学招生中动辄强调领导力的潜台词是,为了学习而学习是不够的。按照这种标准,“独狼”式的学生显得不可靠,甚至自私,因为他们储存知识,就像龙囤积珍宝。尽管美国具有“粗犷个人主义”的传统,但美国文化显然不太欢迎那些既不领导又不追随,独行其是的人。

一键快速申请免费老虎机注册首存1元送18服务 (免中介费DIY申请/免荐留学中介/预约留学顾问/获取留学方案)
老虎机注册首存1元送18服务:

此信息不会对外公开,只用于老虎机注册首存1元送18老师联系您。
点击图片更换

全国咨询热线 8:00~24:00

4000-333-541

分享到:
二维码
博聚网